浦东 从来弄潮儿|深水智港:“黄岛主”变成了抓娃娃高手_国内频

发布日期:2020-11-15 02:10   来源:未知   阅读:

洋山港四期是全球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自动化码头。看着船舶迎来送往,集装箱货柜如同积木般整齐堆放,桥吊操作员满足而自豪

2005

洋山深水港区开港

洋山深水港区2002年6月正式开建。2005年12月一期开港,岸线长1600米,5个集装箱泊位;2006年12月二期开港,岸线长1400米,4个集装箱泊位;2007年12月三期开港,岸线长2600米,7个集装箱泊位;四期为自动化码头,2017年12月开港试运营,岸线总长2350米,建7个集装箱泊位。目前,整个洋山深水港区总岸线达到8公里,共23个泊位。

图说:洋山深水港

每个工作日早上6点多,黄华从浦东川沙家里出发,先自驾15分钟到接驳站,再坐大巴,一个多小时后抵达小洋山岛。这条路他已经走了15年。

2005年10月25日,当他背着行囊,和首批轮胎吊驾驶员从沪东集装箱码头第一次到达洋山时,他兴奋又惶恐。依然是这条路,很黑、很长、安静得有点可怕,周遭无人也无车。不像现在,一路上车水马龙,途经的S2沪芦高速康桥收费站已跃升上海高速公路入口流量排名前三位。

12月10日,洋山深水港开港,黄华的事业随之起航:从一个桥吊驾驶员转变为全自动化码头远程桥吊操作员;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从一个人埋头苦干,到带领一个团队研究创新课题……他所在的洋山深水港区集装箱吞吐量,去年已超过1800万标准箱,占上海港总量45%以上,成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新坐标。

黄华出生成长在崇明岛,2005年参与洋山深水港一期工程,从此与小洋山岛结下不解之缘,微信自称“黄岛主”。“2004年参加工作,先是跟着师父学开轮胎吊。我从小就对航运方面很感兴趣,开港前公司征集报名时,我当时就觉得是个机会。船舶越来越大型化,要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上海急需一个深水港。当时还游说了几个业务好的小伙伴一起报名。”

初到洋山,日子颇为艰苦,岛上几乎什么设施都没有,就光秃秃的山头上建了一排宿舍,每个人都需要自带热水瓶,自己烧水洗澡。开港前夕,大家都铆足了劲,不分昼夜调试设备。当时的码头很寂寥,没有一艘船,没有一个集装箱。黄华却坚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将巨轮林立,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

工作第二年,他就在浦东川沙买了房。“当时主要是为了上班方便,小区门口就有接驳班车。”第三年,他成家了,妻子在浦东机场工作。“我们一个航运,一个航空,都在浦东非常有代表性的地方工作,挺有缘分的。”在黄华看来,自己的事业、婚姻、家庭,都与浦东的发展紧密相连。

图说:黄华正在洋山港四期无人码头远程操作桥吊 新民晚报记者 陈梦泽/摄

“谁能想到,川沙这里还能建迪士尼乐园呢?我家开到迪士尼也就十几分钟,带女儿玩过好多次了。把家安在浦东实在是太明智的选择。”黄华笑言,自己完全没工夫研究房产,红姐高手论坛986677,却无意间押对一块宝地。

45米高的桥吊驾驶室,一天12小时守在逼仄空间里,不断地低头弯腰,眼睛始终聚焦在驾驶室下的集装箱上……对这样看上去枯燥不堪的工作,黄华一做就是十几年。“干一行爱一行,干得好赚得多,成就感也更大。”

他不断摸索操作手法、提高桥吊效率,最多的一次他12小时吊了600多个集装箱。然而,新的挑战来了。2016年,上港集团选派精兵强将参加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的筹建工作。“那一天又是10月25日,我又一次从零开始。”

洋山港四期是全球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自动化码头,有“不会迷路”的自动引导车,有能远程操控的桥吊和轨道吊,还有自主研发的生产管理控制系统。每一样对黄华来说都是全新的领域。他跟着设备厂商一点一滴学,研究设备资料,琢磨管理系统,连续一个多月没回家,每天都是凌晨一两点才能回到宿舍。

2017年12月29日,黄华在明亮宽大的中控室遥控桥吊,抓起了洋山深水港第4000万标准箱。“远程操控熟练以后,我发现自己变成了抓娃娃高手,每次带女儿去科技馆玩,都要抓好多个娃娃回家。”

“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喧嚣”,是黄华带徒弟时常说的话,也是他自己的内心写照。即便现在洋山深水港已经大变模样,环境日新月异,码头越来越智能,但要做好这份工作,并不轻松,反而挑战重重:每台桥吊配有26个工作探头,必须对所有探头的方位了如指掌,才能隔空调配,有条不紊;不断学习自动化理论和实践,熟悉众多交互指令;还得学会从各种数据中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

他现在是上海市技能大师工作室和上港集团黄华劳模创新工作室的带头人,责任重大,也乐在其中。“脑子停不下来,我最近想在视频监控中加一个‘画中画’功能,想得觉都睡不着。”黄华笑着说,这种“甜蜜的负担”伴随着自动化码头的创新发展只会越来越多。就在上月,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创月度集装箱吞吐量新高。

工作空余,黄华看着眼前的海岸线,看着船舶迎来送往,集装箱货柜如同积木般整齐堆放,内心满足而自豪。

“我父亲跑了一辈子船,我也想在港口做一辈子。父亲从小教育我,把一件事做好就是本事。随着洋山港所在的小洋山岛被纳入临港新片区范围,洋山港将迎来又一发展机遇。我希望能一直参与洋山港的建设,看着它越来越好,真正成为国际大港。”

新民晚报记者 叶薇